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正文
奥巴马:美国不会向日本道歉
发布时间:2019-10-11        

  5月2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借赴日参加G7峰会的机会,对广岛进行“历史性访问”。面对二战后首位访问这座城市的在任美国总统,一些日本民众希望他对美国当年向广岛投放表示歉意。

  但白宫拒绝道歉:“总统此行不是为了纠结历史,而是为了展望未来。”《纽约时报》称,奥巴马此次广岛之行可以被视为日美关系从战时敌人转变为亲密盟友的尾声,有可能揭开旧伤疤。

  “在我死前,我想看到美国现任总统的面孔。他不一定要道歉,只是作为一个人,和我们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为死者祈祷。”得知美国总统即将访问广岛,79岁的小苍佳子激动地告诉“”电台,她希望奥巴马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

  《今日美国》报称,一群广岛幸存者敦促奥巴马道歉,承认动用核武器是“非人道和违反国际法的”,并倾听他们的故事。美国“Newsday”网站称,许多日本人认为美国欠广岛、长崎一声“对不起”。

  亲人死于的日本国会议员龟井静甚至放言,如果奥巴马不道歉,广岛人民就不欢迎他。“如果他不打算表示懊悔或道歉,就根本不该来。他是去广岛观光吗?”他告诉美国广播公司(ABC),“请卸任总统职务后再来,我会在那里欢迎他。”

  但广岛爆炸幸存者藤森俊村尴尬地发现,日本地方和中央政府并不这么想。71年前,差点儿在广岛爆炸中丧命的藤森不到1岁。他希望奥巴马能深切地了解,他们的痛苦不仅在于身体上的累累伤痕,也在于婚姻、工作和生活中遭受的歧视。

  “我怀疑有人通过不要求道歉来制造一种氛围,让奥巴马此行更顺利,”他说,“但许多幸存者并不认为他可以不道歉。”

  俄罗斯新闻机构2015年的民调发现,60%的日本民众希望美国为此事道歉,但日本政府和民众的目标不一定总是一致。

  去年8月,安倍内阁签署声明,宣布美国投下的“由于其广泛的破坏导致了非常令人遗憾的人道主义灾难,但它不被视为战争罪,而是实现一个无核武世界的重要努力”。在此次广岛之行中将全程陪同奥巴马的安倍也明确表示不要求道歉。“日本是唯一遭受核武攻击的国家,我们有责任确保那可怕的经历不会再现。”安倍说。

  “受害者家庭和丧子的父母理应得到一声道歉,我真的希望奥巴马至少向他们说声对不起。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陈蓓赴北京火车站慰问新老兵接待转!”长崎幸存者田中辉实告诉美国广播公司。但他担心,坚持要求道歉可能干扰核裁军的终极目标。“幸存者最强烈的感受是,这不该成为消除核武的障碍。”

  正如广岛县知事汤崎英彦所说,奥巴马的到访在幸存者心中激起了水花,他们希望得到道歉,但最重要的使命仍然是永远消灭全球核武器。

  “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任何人都别再有那种地狱般的经历。”他告诉路透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会把道歉的问题放到一边。”

  5月27日,94岁的丹尼尔·克劳利(DanielCrowley)将作为美国前战俘代表,应白宫邀请陪同奥巴马访问广岛。据美国雅虎新闻网报道,1942年,他所在的美国陆军航空队在菲律宾投降,他在1944年乘坐“地狱船”被运往日本,被迫在铜矿服苦役直到战争结束。

  2014年,作为日美政府友好交往的一部分,克劳利和另外几名来到日本。但多年来,他从没忘记被日本人偷走的那段岁月。“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他告诉美联社,“那不是遥远的历史。”

  对于这次访问,克劳利心情十分复杂。他所在的团体21日发表声明称,希望奥巴马在广岛演讲时,提及日本袭击珍珠港导致开战以及美方所受的损失。日本共同社分析称,美国政府邀请前战俘同行,旨在强调战争受害者不只是日本。

  正如路透社所说,当大多数日本人觉得不公正时,许多美国人认为是缩短了战争、挽救了无数军人的生命。去年4月,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认为对日使用核武是合理的;而在日本,只有14%的受访者认为向广岛投掷合理。

  在团体主席汤普森(JanThompson)看来,奥巴马访问广岛是朝着相互理解迈出了“积极的一步”。但93岁的格里菲斯(RalphGriffith)并不希望总统道歉,97岁的伦纳德(OscarLeonard)则认为“奥巴马正在拉低美国的价值”。

  据《芝加哥先驱报》报道,这个团体对安倍试图粉饰日本战时行为十分不满,更为成千上万在日本集中营死于饥饿和虐待的美军将士而愤怒。他们要求奥巴马在日本为美军战俘的待遇道歉前,不要访问广岛。

  华盛顿研究日本的非营利组织AsiaPolicyPoint创始人科特勒(MindyKotler)告诉《日本时报》,无论奥巴马说什么,都可能被解释为道歉,并鼓励安倍政府继续肆意篡改历史。安全和外交事务研究员霍农(JeffreyHornung)也认为,奥巴马在广岛的任何言论都可能引来误解和争议。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称,总统不应表达歉意。《洛杉矶时报》则认为,奥巴马道歉只会揭开日本政府希望治愈的伤口,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日本当年犯下的累累罪行,“导致一系列棘手问题”。

  美国《石英》杂志言辞激烈地表示,美国投掷的唯一原因,就是拯救美国人的生命并摧毁日本的战争能力;美国牺牲了无数资源和生命,才“把那个野蛮的战争怪物及其残忍的军队关进笼子”,因此绝不会也不应道歉,反而是“把我们拖到可怕的二战中”的日本应该跪在地上乞求宽恕。

  生活在多伦多的节子·瑟洛(SetsukoThurlow)亲身体会过71年前美国在广岛投下全球第一颗的恐怖。她说,当时13岁的她在学校被一枚弹片当场击晕。

  “恢复意识后,我试着在黑暗中移动,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于是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节子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周围的孩子们哭喊着‘妈妈救我’,每个人都遍体鳞伤、浑身是血,骨头和内脏挂在身上,有人无助地握着自己的眼球。”说着,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节子认为美俄仍拥有“足够将世界摧毁好几次”的核武器,这让她深感不安。她周游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并提倡核不扩散。“我们已经等了70年,太久、太危险了。”她告诉CBS,“越早摆脱核武,人类就越安全。”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白宫承认,作为唯一使用过核武的国家和全球最大的兵工厂,美国在核问题上“负有特殊责任”。2009年凭借在核不扩散问题上的立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今年3月底在《华盛顿邮报》的专栏文章中表示,“美国有道德义务率先消灭核武”。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白宫新闻秘书厄内斯特(JoshEarnest)发表声明称:“总统将对广岛进行历史性访问,并与安倍首相强调,他将继续致力于追求一个和平安全的无核武世界。”对此安倍表示“发自内心深处”地欢迎。

  接受日本放送协会(NHK)采访时,奥巴马坦言,在面对冲突时,领导人往往需要作出艰难抉择,尤其是在战争时期。他无意质疑前总统杜鲁门的做法,更不会道歉。在他看来,此次访问将是一个反思战争严酷的机会。

  奥巴马在27日访问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之际,将宣读提及广岛和长崎的声明。美国政府高官透露,这数分钟的演讲“将成为简单而具有威严的仪式”。

  “美国将永远为二战时期我们的领导人和战士感到自豪。”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罗兹在推特网上称,“奥巴马总统不会谈及动用的决定,相反,他将用前瞻性的视野关注我们共同的未来。”

  《纽约时报》称,日本民众广泛欢迎奥巴马访问广岛,即使他没有道歉的计划。事实上,几乎没人相信他会道歉。NHK公布的民调显示,70%的受访者希望奥巴马访问广岛,愤怒和要求道歉的声音大多局限于日本极端民族主义群体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的声音。

  与日本和平组织来往密切的温哥华和平哲学中心负责人乘松聪子告诉《日本时报》:“广岛和长崎人会欢迎奥巴马。我从那里的和平组织、核爆炸幸存者团体、学生团体听到了许多‘爱的呼唤’。”

  91岁的反核活动家、广岛亲历者砂尾直告诉NHK:“我是第一批说奥巴马应该访问广岛的人,只要他能来就好。”

  5月2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借赴日参加G7峰会的机会,对广岛进行“历史性访问”。面对二战后首位访问这座城市的在任美国总统,一些日本民众希望他对美国当年向广岛投放表示歉意。

  但白宫拒绝道歉:“总统此行不是为了纠结历史,而是为了展望未来。”《纽约时报》称,奥巴马此次广岛之行可以被视为日美关系从战时敌人转变为亲密盟友的尾声,有可能揭开旧伤疤。

  “在我死前,我想看到美国现任总统的面孔。他不一定要道歉,只是作为一个人,和我们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为死者祈祷。”得知美国总统即将访问广岛,79岁的小苍佳子激动地告诉“”电台,她希望奥巴马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

  《今日美国》报称,一群广岛幸存者敦促奥巴马道歉,承认动用核武器是“非人道和违反国际法的”,并倾听他们的故事。美国“Newsday”网站称,许多日本人认为美国欠广岛、长崎一声“对不起”。

  亲人死于的日本国会议员龟井静甚至放言,如果奥巴马不道歉,广岛人民就不欢迎他。“如果他不打算表示懊悔或道歉,就根本不该来。他是去广岛观光吗?”他告诉美国广播公司(ABC),“请卸任总统职务后再来,我会在那里欢迎他。”

  但广岛爆炸幸存者藤森俊村尴尬地发现,日本地方和中央政府并不这么想。71年前,差点儿在广岛爆炸中丧命的藤森不到1岁。他希望奥巴马能深切地了解,他们的痛苦不仅在于身体上的累累伤痕,也在于婚姻、工作和生活中遭受的歧视。

  “我怀疑有人通过不要求道歉来制造一种氛围,让奥巴马此行更顺利,”他说,“但许多幸存者并不认为他可以不道歉。”

  俄罗斯新闻机构2015年的民调发现,60%的日本民众希望美国为此事道歉,但日本政府和民众的目标不一定总是一致。

  去年8月,安倍内阁签署声明,宣布美国投下的“由于其广泛的破坏导致了非常令人遗憾的人道主义灾难,但它不被视为战争罪,而是实现一个无核武世界的重要努力”。在此次广岛之行中将全程陪同奥巴马的安倍也明确表示不要求道歉。“日本是唯一遭受核武攻击的国家,我们有责任确保那可怕的经历不会再现。”安倍说。

  “受害者家庭和丧子的父母理应得到一声道歉,我真的希望奥巴马至少向他们说声对不起。”长崎幸存者田中辉实告诉美国广播公司。但他担心,坚持要求道歉可能干扰核裁军的终极目标。“幸存者最强烈的感受是,这不该成为消除核武的障碍。”

  正如广岛县知事汤崎英彦所说,奥巴马的到访在幸存者心中激起了水花,他们希望得到道歉,但最重要的使命仍然是永远消灭全球核武器。

  “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任何人都别再有那种地狱般的经历。”他告诉路透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们会把道歉的问题放到一边。”

  5月27日,94岁的丹尼尔·克劳利(DanielCrowley)将作为美国前战俘代表,应白宫邀请陪同奥巴马访问广岛。据美国雅虎新闻网报道,1942年,他所在的美国陆军航空队在菲律宾投降,他在1944年乘坐“地狱船”被运往日本,被迫在铜矿服苦役直到战争结束。

  2014年,作为日美政府友好交往的一部分,克劳利和另外几名来到日本。但多年来,他从没忘记被日本人偷走的那段岁月。“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他告诉美联社,“那不是遥远的历史。”

  对于这次访问,克劳利心情十分复杂。他所在的团体21日发表声明称,希望奥巴马在广岛演讲时,提及日本袭击珍珠港导致开战以及美方所受的损失。日本共同社分析称,美国政府邀请前战俘同行,旨在强调战争受害者不只是日本。

  正如路透社所说,当大多数日本人觉得不公正时,许多美国人认为是缩短了战争、挽救了无数军人的生命。去年4月,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认为对日使用核武是合理的;而在日本,只有14%的受访者认为向广岛投掷合理。

  在团体主席汤普森(JanThompson)看来,奥巴马访问广岛是朝着相互理解迈出了“积极的一步”。但93岁的格里菲斯(RalphGriffith)并不希望总统道歉,97岁的伦纳德(OscarLeonard)则认为“奥巴马正在拉低美国的价值”。

  据《芝加哥先驱报》报道,这个团体对安倍试图粉饰日本战时行为十分不满,更为成千上万在日本集中营死于饥饿和虐待的美军将士而愤怒。他们要求奥巴马在日本为美军战俘的待遇道歉前,不要访问广岛。

  华盛顿研究日本的非营利组织AsiaPolicyPoint创始人科特勒(MindyKotler)告诉《日本时报》,无论奥巴马说什么,都可能被解释为道歉,几年前玩过一款手机单机游戏2d画面画风简单记得是有基地然后有一,并鼓励安倍政府继续肆意篡改历史。安全和外交事务研究员霍农(JeffreyHornung)也认为,奥巴马在广岛的任何言论都可能引来误解和争议。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称,总统不应表达歉意。《洛杉矶时报》则认为,奥巴马道歉只会揭开日本政府希望治愈的伤口,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日本当年犯下的累累罪行,“导致一系列棘手问题”。

  美国《石英》杂志言辞激烈地表示,美国投掷的唯一原因,就是拯救美国人的生命并摧毁日本的战争能力;美国牺牲了无数资源和生命,才“把那个野蛮的战争怪物及其残忍的军队关进笼子”,因此绝不会也不应道歉,反而是“把我们拖到可怕的二战中”的日本应该跪在地上乞求宽恕。

  生活在多伦多的节子·瑟洛(SetsukoThurlow)亲身体会过71年前美国在广岛投下全球第一颗的恐怖。她说,当时13岁的她在学校被一枚弹片当场击晕。

  “恢复意识后,我试着在黑暗中移动,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于是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节子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周围的孩子们哭喊着‘妈妈救我’,每个人都遍体鳞伤、浑身是血,骨头和内脏挂在身上,有人无助地握着自己的眼球。”说着,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节子认为美俄仍拥有“足够将世界摧毁好几次”的核武器,这让她深感不安。她周游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并提倡核不扩散。“我们已经等了70年,太久、太危险了。”她告诉CBS,“越早摆脱核武,人类就越安全。”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白宫承认,作为唯一使用过核武的国家和全球最大的兵工厂,美国在核问题上“负有特殊责任”。2009年凭借在核不扩散问题上的立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今年3月底在《华盛顿邮报》的专栏文章中表示,“美国有道德义务率先消灭核武”。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白宫新闻秘书厄内斯特(JoshEarnest)发表声明称:“总统将对广岛进行历史性访问,并与安倍首相强调,他将继续致力于追求一个和平安全的无核武世界。”对此安倍表示“发自内心深处”地欢迎。

  接受日本放送协会(NHK)采访时,奥巴马坦言,在面对冲突时,领导人往往需要作出艰难抉择,尤其是在战争时期。他无意质疑前总统杜鲁门的做法,更不会道歉。在他看来,此次访问将是一个反思战争严酷的机会。

  奥巴马在27日访问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之际,将宣读提及广岛和长崎的声明。美国政府高官透露,这数分钟的演讲“将成为简单而具有威严的仪式”。

  “美国将永远为二战时期我们的领导人和战士感到自豪。”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罗兹在推特网上称,“奥巴马总统不会谈及动用的决定,相反,他将用前瞻性的视野关注我们共同的未来。”

  《纽约时报》称,日本民众广泛欢迎奥巴马访问广岛,即使他没有道歉的计划。事实上,几乎没人相信他会道歉。NHK公布的民调显示,70%的受访者希望奥巴马访问广岛,愤怒和要求道歉的声音大多局限于日本极端民族主义群体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的声音。

  与日本和平组织来往密切的温哥华和平哲学中心负责人乘松聪子告诉《日本时报》:“广岛和长崎人会欢迎奥巴马。我从那里的和平组织、核爆炸幸存者团体、学生团体听到了许多‘爱的呼唤’。”

  91岁的反核活动家、广岛亲历者砂尾直告诉NHK:“我是第一批说奥巴马应该访问广岛的人,只要他能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