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欧阳修一生绯闻缠身:乱伦未必有,狎妓真不少_人文频

在北宋,欧阳修是仁宗、英宗、神宗朝的文坛领袖,声名极盛,但可能正因木秀于林之故,他一生多受攻击,常被指私德有瑕疵??先后与外甥女、儿媳有私情。

欧阳修与外甥女之事,我在《欧阳修与外甥女,黄药师与梅超风: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一文中写过,简录如下??

欧阳修有个妹妹,其丈夫死时遗下与前妻所生之女。欧阳修收留这母女,且帮外甥女(其妹养女)嫁了人。后来,这外甥女与他人苟合被告到开封府。审理过程中,这女子说年少时与舅舅欧阳修有暧昧(“张惧罪,且图自解免,其语皆引公未嫁时事,语多丑异”),引起一片哗然。欧阳修因此陷入舆论漩涡。

此事引起宋仁宗关注,命令彻查,最终结果是查无实证。

另有传说,欧阳修曾与大儿媳有染,同样引起轩然大波,但此事更是没有证据。

司马光《涑水纪闻》载:

“士大夫以濮议不正,咸疾欧阳修,有谤其私从子妇者。御史中丞彭思永、殿中侍御史蒋之奇,承流言劾奏之。之奇仍伏于上前,不肯起。诏二人具语所从来,皆无以对,俱坐谪官。”

也就是说,有人诽谤欧阳修与儿媳有私,言官以此弹劾他。皇帝问这事证据在哪,言官答不上来。可见此事应是造谣诽谤。

两起“乱伦”都非实锤,但欧阳修在男女之事上颇放纵倒是真的,这有他的诗词为证。

欧阳修有首《临江仙》: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关于此词,《钱氏私志》载:

欧文忠任河南推官,亲一妓。时先文僖罢政,为西京留守,梅圣俞、谢希深、尹师鲁同在幕下。惜欧有才无行,共白于公,屡讽而不之恤。一日,宴于后园,客集而欧与妓俱不至,移时方来,在坐相视以目。公责妓云:“末至何也?”妓云:“中暑往凉堂睡着,觉失金钗,尤未见。”公曰:“若得欧推官一词,当为偿汝。”欧即席云:(词如上)。坐客皆称善,遂命妓满酌觞欧,而令公库偿钗。

这事,简单意译就是:

有一次,钱惟演宴客,大家都到了,只不见欧阳修和一妓女。二人姗姗来迟,面对追问,妓女说,天太热在凉亭睡着了,醒来不见金钗,没找到。欧阳修则做了上面那首《临江仙》,对与妓女在凉亭相会之事不光不隐瞒,而且说了好些二人情事细节:门帘凉席、水晶双枕、金钗脱落……

其实,在那时,文人士大夫狎妓是很正常的事,大宋有专门官妓,不少文人笔下也有大量与青楼女子相关的词作,连宋徽宗都有与李师师私会的传说。

对欧阳修来说,与妓女交往没什么可隐瞒的,说出来也没人大惊小怪,但如果他真与外甥女、儿媳有隐情,则牵涉私德,那是重大问题,是要被谴责甚至被贬黜的。